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永隆娱乐场
  •  2015-6-1 1:33:58

    朝阳草

    天空中一片雾霭迷蒙,一架架体形巨大的像一只只飞鸟的飞机夹杂着强烈的噪音起飞落下,人老是逛逛停停最后尘归尘土归土,不带生前的任何器械,纵使有些人留有遗憾,有些人笑靥如花,长眠的那一刻都不夹着杂质,就像一个新生的婴儿,差别只在于心中的念想所在,破茧而出亦或埋身地盘。 他老是这样逛逛停停,碰到好的风景他会略作逗留,碰到晦暗的... 阅读全文>>
  •  2015-6-1 1:33:55

    守护与等待

    “男主外,女主内”的生活就意味着汉子的守护和女人的等待。在遥远的原始社会,人们以佃猎为生。天天早上,村里的汉子们就结成队,一路出去佃猎,莫嘉筠和孩子看着蔡昊哲的身影逐渐消失在视野里。佃猎是危险的,经常有人是以丧生,可是要守护好家庭,就必须天天带回食物。傍晚的时刻,莫嘉筠和孩子跑到村口等待着部队... 阅读全文>>
  •  2015-6-1 1:33:53

    寻找停靠平生的码头

    前半生的流浪,是为了寻找停靠平生的码头。碰见了你,本以为你会是最后的归宿,可以让我安心地停靠,不必再次到人海中寻寻觅觅。愿望太美好的时刻,往往会被现实打坏得更彻底。 我们的热恋期很短暂,短暂到我尚未享受玩热恋的感到就进入了冷淡期。我们有各自的工作要忙,不能经常陪伴对方。然则我并不怕没有你在身边的孤单,因为我们... 阅读全文>>
  •  2015-6-1 1:33:50

    不打扰,是我给你最后的礼物

    看着你落寞的背影,看着你现在颓废的样子,我真的很自责,我知道是因为我的离开,你才会变成这样的,我知道你很爱我,只是情感是不能勉强的,我们之间有太多的不适合,可能不在一路会更好的;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会变成这样,还记得你当初说过,即使不是女同伙,我也会是你永远的VIP,可是为什么,我们分开后,你就离我那么那么远,似乎我们... 阅读全文>>
  •  2015-6-1 1:33:48

    纵不相见,亦盼你安好

    转眼间,你我已分别数年,也许这辈子都不会有重逢的机会了。但我仍习惯性地想起你,纵不相见,亦盼你安好。我们无缘成为彼此的幸福,至少该互相祝福了。 还记得和你告其余时刻,我还潇洒地对你说今后常联络,我们做不成恋人也可以当同伙。当时你笑而不语,没有准许也没有拒绝。最后我对你挥手说了一句再会,你只是微笑着挥了挥手就回... 阅读全文>>
  •  2015-6-1 1:33:46

    最苦不过男闺蜜

    最苦不过男闺蜜 我爱好你到我爱你,这个中隔的万水千山,只有我会懂。 初次见你时,你是一个出口成脏,野蛮无比的野丫头。那时的你,几乎覆灭了我所有对女性的认知。我所认为的美是知性的,是那种温婉大方,气质清雅的女性。你,显然不相符前提。那时我替班主任筹划班会,坐在电脑桌旁,而你,则被师长教师起源盖脸的训斥着。从我的角度,... 阅读全文>>
  • 爱不迁就,执念深种
     2015-6-1 1:33:43

    爱不迁就,执念深种

    《何以笙箫默》中有一句台词:假如你曾经碰到过那么一小我,那么其他人都邑变成迁就,而我,不愿意迁就。爱情不迁就,才愿意痴守七年,然后从新开始。赌输了时间,却赢了未来与你在一路的分分秒秒,那么分离就不是考验,而是恩赐。 曾经某一段时间里,我陷在这一类的小说里无法自拔,试图想找到与自己相似的经历,想看看终局会如何。然后发明... 阅读全文>>
  • 从孤独到后会无期
     2015-6-1 1:33:41

    从孤独到后会无期

    为了等一个对的人,孤独了许久。每次以为等到了,最后都只是碰到了不再会的过客。到底要经历若干次从孤独到后会无期,才能停止等待? 一小我生活得太久,就会愿望能够碰到一个不会让自己孤独的人。所以,当有人向我伸出手时,我就以为他就是我要等的人。试探性地伸手触碰,有一种特其余感到,就以为这就是爱情,于是大胆地握住他的手... 阅读全文>>
  •  2015-6-1 1:33:39

    时光许我爱你,当不在一路。

    1 蒲月份的气象,虽阳光高照,却还有凉风袭来。我坐在云梯上摇摆着双腿,手中拿着棒棒糖,视线跟着前方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女生移动。当那个女生正午走进教室后,我才转过火,持续咬着棒棒糖。 “江书白,你真俗!”我回头对着坐在我身边的人说。 江书白把手中的易拉罐扔进我身后的垃圾桶,拍了拍手掌,邪笑着说:... 阅读全文>>
  •  2015-6-1 1:33:36

    我看着你的眼睛

    我看着你的眼睛 岁月里的我们一路笑,一路哭,一路闹,那样的生活十分精彩。——题记 窗外的天压得很低,云缓慢地移动着。 枝桠交错着伸向天空。 我趴在课桌上,一动不动的盯着黑灰色的天空。 该如何去形容自己所在的世界。 头顶是交错而过的天线,瓜分着不明不暗的天空。云很低很低地浮游在狭长的天空上,银灰色... 阅读全文>>
Copyright 2008-2015 乌海市华东重工铸造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蒙ICP备13001145号-1